首页 > 历史资料 > 李幼滋

李幼滋

图片1

李幼滋家族

1450年,明景泰元年,李琼,贡生,知县。后知江西袁州府事。《袁州府志》有名。 李玫,岁贡。
1471年,明成化辛卯年, 

 

 李钦,举人。
1495年,明宏治乙卯年, 

 

 李铭,嘉靖初年云南大理府太和县知县,性洁清,惠及于民。《大里志》
 李琮,官经历。
李銎,贡生。
1522年,明嘉靖元年, 

 李世秀,贡生,嘉靖28年任直隶永清县令,3数月归。《永清县志》载李世芳

 即是。张居正有《送李汉涯之永清序》和《寿汉涯李翁七十序》两

  篇文章是写给李世秀的。李世秀,字实夫,号汉涯。

 李世熙(李幼滋叔父),举人。字尧夫。明嘉靖十一年(1532年)到十三年任兴化知县。
兴化县儒学街有为李世熙树立的“储秀坊”和“毓英坊”两座牌坊。
 《兴化县志》有他的传。后升任贵州安顺知州,以母老不负任。

1534年,嘉靖13年,李幼滋,举人。

1547年,嘉靖丁卯年,李幼滋,进士。

1549年,嘉靖28年,李幼淑,举人。

1582年,万历10年,李幼植,贡生。

 

 

 

 上面的这些人物中名字有“玉”字旁的是李幼滋的曾祖父辈的,他们基本是兄弟或者堂兄弟,名字有“金”字旁的全部是堂兄弟,是李幼滋的祖父辈。李幼滋,字元树,号义河。李幼淑,字元性。他们是亲兄弟。李幼滋的父亲李世秀,叔叔李世熙。祖父李铭,曾祖父李琼,高祖父李德忠。

 

 

 李幼滋家从江西到黄冈的始祖序言里有,李迁父在南宋末年为鄱阳尉。至于李迁父的父亲祖父已无法考证了。李迁父---李仲鼎---李宗舜---李逢春---李至才---李德忠。

应城李氏族谱序

应城李氏族谱序

赏读姓氏,谱载皋陶为尧理官,子孙以官为氏,因有理氏.迤殷纣时,理利贞避乱李树下食李子得全遂改为李氏.此理之音同而易李字者,如鲁之里革、卫之礼孔、其类不一,皆李之后欤。至因仍李字而未改者,则赵李牧汉李广之属益见其为李贞后裔矣。嗟乎,代远年湮,宗派无稽,历朝名儒贤相,俱不敢妄援为祖。唯是李氏之发源于皋陶,得姓于李贞可以无疑耳。

 

 

 近年搜求家中故纸,得始祖逢春家训一篇,附志数语:祖名迁父,初居江西,后为鄱阳尉,生子仲鼎,仲鼎生宗舜移居黄岗五重乡。宗舜生万春逢春,元末避乱,星流云散,及明太祖洪武二年逢春始落籍于德安府应城县。遍求各家藏本,无不相符。又四世祖琼公堑内碑刻亦如所云,因知吾家原委尚有可据。今锣鼓台、衔口寺、易家河三处具系伯始祖万春公之后也,李家河、马望咀、辰巳台、破档口、皂市等处,则皆吾始祖逢春之后也。再稽外谱,知仲鼎有兄伯鼎弟季鼎,宗舜从兄弟则有宗尧、宗禹、宗汤、宗文四人。逢春从兄弟尚有逢时、逢宣、逢盛、逢清、同春、开春、德春、知春、宜春、芳春、景春、秀春诸人。其后嗣或在同邑,或居邻境,但谱未经清晰,不能尽知某祖籍于某处,亦不敢臆断某祖确为某祖之后。

 

 

 甚哉!谱之不可以苟也!因与族众谋,作是谱,而略为之序。

 乾隆甲寅岁夏月朔日 

 

 

 十一世孙 

 

 

 作梅 

 

 

 撰

 送李汉涯之永清序   (收录于张居正文集第三册卷35 p446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明 张居正

 

 昔蜀苏氏父子,皆以文章名于时。余自总角,则爱诵苏氏文。观洵之作,实胜二子,然二子之名乃独

显。何也?洵之走京师,历抵诸公间,当是时,意在暴其子之所长而已,及其望实已著。

 

 

 轼辙之名冠海内,而洵竟老,无以自见于世,以故其名寝以不章。若洵殆靳其发,秘其光,让其子以为名者焉?

 

 

 李侯汉涯,少负奇气,善属文,为当时名士许少华辈所称重。方侯壮盛时,屈指计日,谓卿相不足取

者,然竟落落不偶。而其子元树元性,以学显于时,元树与余同举进士,元性亦举于乡。旦夕且见进用,兄

弟蹑踵摩肩并起,少年有称誉光显矣,而侯年六十乃得一县令。嗟乎,人之处世,遇合诚有命也,若侯者,

岂非命邪?抑亦靳其发,秘其光,让其子以为名者邪?

 

 

 然余闻之,后积者远发,蓄硕者用充。譬之于物,取精多而受气足,则其发之必迟,华必实茂。侯之未

去京师也,曾一再过余,余视其貌甚健,视听明,气冲冲然锐也。为余言:“今吏不能有益于民,为宠赂以

败类者,凡皆欲自顾其私,富厚滋润,为子孙计耳;今吾起布衣,素贫,二子已幸自立,虽富厚滋润无所

庸;凡吾所以来,亦欲以庶几乎平生之蓄志,又焉求乎?”观此,亦足以见侯之心矣。

 

 

 夫其孕美含精,既让二子以成其名,而磊落瑰伟之楷,数十年悭沦坎壈,百不试一,晚乃效用于时,而

复无时俗所谓计子孙富贵滋润者,则云蒸龙变,愤发其所蓄,必有过人者矣。岂特如洵之终以文名家者哉?

侯之行也,乡士大夫饯侯于郊,使不佞致词焉,余观侯之事,绝与苏氏父子相类,因纪其事如此,若其子之

为轼为辙,功名所就,固可预料,然亦不必论也。

寿汉涯李翁七十序   (收录于张居正文集第三册卷36 p477) 

寿汉涯李翁七十序    明 张居正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往汉涯翁为永清令,裁数月,则自免归。翁少卓荦多奇,望实炳煜有闻矣。然竟不第,老乃得一令,又

郁郁不乐去。去六年,为嘉靖丙辰,而翁年七十矣。是时其子谏议君,亦谢病归。称觞书锦,光溢里闬。

 

 

 殆天畀翁以遐龄厚享,偿其平生云:窃常以为人间不可必者三事。其最难值者一,聪明才惠,而老寿不

可必;夫妻偕老,而贤不可必;老且有子,又能大其家声不可必。

 

 

 人有贤子,或离亲远宦,縻于王事鞅掌,陟岵兴谣,睇云从唧,何得日侍左右晨夕之欢,此又最难得者

也。翁既少负才名,年涉耆艾,步履尚健,聪明不衰,太夫人结发并寿,而两子俱以学显,何人之不可必

者,天尽以畀翁乎?始谏议在朝廷,号为伉直敢言,权贵人侧目。翁与太夫人日夜涕泣,念归其子。是时朝

廷方欲厘制度,攘夷狄,以太平之业。而天子明察,百官惶恐尽瘁,莫敢言归,乃谏议独得归,凤诰有辉,

宫彩交映,里中啧啧称庆也。何人之最难值者?天子独以与翁乎?夫不可以必者,天与之;其最难值事,君

与之。则翁之寿,信非恒人可以冀也已。

 

 

 居正窃闻古之君子,澡心浴德,不有其身,以奉君亲;故入以事亲,出以事君,事君鞠躬尽瘁,莫敢云

劳,则有议不返顾,而计不旋踵者矣。当其时,身君之身也,亲安得有之?及其解负辞荣,怡然膝下,啜菽

饮水,乐于万钟。当是时,身亲之身也,君安得有之?

 

 

 是以仁君之御其臣,不以臣之委身于己也。而遂尽其力,故有赐沐之恩,有貤封之典,以体其私。父母

之于子,不敢以其身为己有也,而必致之君。故教之以莫逃之义,训之以匪躬之节,以报乎上。

 

 

 故君子一身,君与亲之隶也。谏议官琐闼,为耳目之司,非可一日阙者,独念翁老欲归,而天子遂许

之,使谏议无靡监叹,翁得以介眉寿之福,是上之体其我者至矣,乃居正则顾从翁乞谏议之身,以还朝廷。

俾将以寿其身者,移之以寿国寿民,翁其许我乎哉?

 

下面是应城县志和德安府志中截取的记载:

李幼滋(明史作幼孜)字元树,应城人,祖铭,别有传,父世秀,以选贡知永清县,幼滋少聪敏,季父世熙甚爱之,登嘉靖丁未进士,授行人,改礼科给事中,历户科礼科,忤权贵意,谪邵武县丞,移安庆推官、汝宁同知,历南户部郎中、淮安、常州知府、潼关井陉兵备副使,累迁太仆、大理寺卿,户部侍郎、右都御史、工部尚书。准告赐驰驿归。以治河工,加太子少保。卒,赐祭葬。幼滋性端严,不轻假人颦笑,居乡秉礼,莅官持法。江陵柄国欲借王大臣事陷高拱,幼滋方病,强起,诣江陵,曰:朝廷拏得外人而公即追究主使之人,今称主使者即是高阁老,恐万代恶名将归公矣。江陵饰辞以对,高拱事乃得白,其正直不阿权贵,多类此。弟幼淑,嘉靖己酉乡举,知魏县,历刑部郎中、思南知府。子必大,任南户部郎中。(文章底部有截图)

李世芳(根据永清县志的记载)李世秀(根据家谱记载),字实夫,号汉涯(1486-?)嘉靖35年在世
终身未第,64岁知永清,数月自免归。坟墓在应城县西南40里龙骨山.(县志)

李幼滋是嘉靖13年举人,他弟弟是嘉靖28年举人。

三代尚书坊,为李铭,李世秀,李幼滋建在应城县城内西街,今存(光绪14年)
青宫少保坊为李幼滋建在应城县城内西街,今存(光绪14年)
同朝双璧坊,为李幼滋,李幼淑建在应城县治西。
谏议第坊,为李幼滋建在应城县西北。

图片1              图片2

 

 

图片4图片3

 

 

(2013.11.23.)

“癸酉秋,大理李义河翁,患两腿痛十余载,诸药不能奏效。相公推余治之,诊其脉滑浮,风湿入于筋骨,岂药力能愈,须针可痊。即取风市、阴市等穴针之。官至工部尚书,病不再发。” 老张对李幼滋真好 [得意地笑],患两腿痛十余载...这是有多么折磨人啊,十多年啊!!! --《针灸大成》卷九

QQ截图20131123143252

上一篇: 【8.20更新】看书的发现的一些小轶事(1)

下一篇: 中国古代县城规划图详解之安福县城规划